在历史上,王安石和苏轼的关系怎么样?

2022-08-10 0 187

在历史上,王安石和苏轼的关系怎么样?

师生关系,互相仰慕,意见难归一,难以走到一起。宋神宗时,任用王安石实行变法,苏轼反对新法,并在自己的诗中流露出对新法的不满。当时的苏轼在文坛上是领袖,他的诗词在社会上传播将会对新政有极大的不利,因此在神宗的默认下,苏轼被抓进乌台。乌台,也就是御史台,汉朝时御史台外的柏树上有许多乌鸦,因此人称,乌台,也戏指狱吏们都是乌鸦嘴。苏轼被关了四个月,每天都要交代他以前写的诗词的由来以及其中典故的出处,好在宋代有不杀士大夫的惯例,所以苏轼免于一死,但活罪难逃,被贬黄州团练!🦄🌺🌺

谢邀!王安石和苏轼同朝为官,又都是宋代著名的文学家。两人既是同僚,又私交甚厚的好友。只是政见不同,王安石变法,苏轼曾因反对变法而受到王安石的打压。后来,王安石变法失败时,苏轼曾上书为王安石求情。王安石和苏轼都是古代代表正能量的文学家。

问题:

在历史上,王安石和苏轼的关系怎么样?

一、政治对手 文学上朋友

王安石与苏轼算是一对欢喜冤家,他们政见不同,既是对手,也是惺惺相惜的两位文学家。

王安石变法时,苏轼几次上书抨击新法,王安石下台后旧党执政时,苏轼却不同意全面否定新法。其实苏轼的政治生涯,因为王安石的变法而起起伏伏而受到了不少磨难。

但是苏轼和王安石其实也惺惺相惜,二人在文学上相互欣赏,虽然政见不同,但是在苏轼遭逢乌台诗案时,王安石也亲自为其说话。王安石退隐以后,苏东坡还专门去金陵看望。这种文人之间的“清交”,并不适合与政治。

他们二人的关系,除了政治上争议以外,我们看一看他们在文学上的共同点。下面说两个关于苏轼评价王安石野狐精的故事。

二、、王安石的诗,被苏轼称为野狐精

蔡京之子蔡绦在《西清诗话》卷中记载:

“元佑间,东坡奉祠西太乙,见公旧题:‘杨柳鸣绸绿暗,荷花落日红酣,三十六破春水,白头想见江南’注目久之日:‘此老野狐精也。”

其实王安石写了两首诗 ,都是少见的六言绝句:

柳叶鸣蜩绿暗,荷花落日红酣。三十六陂春水,白头想见江南。

…。…

三十年前此地,父兄持我东西。今日重来白首,欲寻陈迹都迷。

如果说《桂枝香·金陵怀古》因为豪放在柔婉的北宋词中别具一格,所以受到苏轼赞赏。那么苏轼为何读到王安石的六言诗以后,也称王安石为野狐精呢?

而且苏轼除了说王安石是野狐精以外,还跟着次韵也写了两首。

《西太一见王荆公旧诗偶次其韵二首》:

秋早川原净丽,雨余风日晴酣。从此归耕剑外,何人送我池南!

但有樽中若下,何须墓上征西?闻道乌衣巷口,而今烟草凄迷!

“野狐精”其实是一个禅宗的故事,禅宗对一些妄称开悟而流入邪僻者讥讽为”野狐禅。“也就是不入正途之意:

百丈禅师每日上堂,常有一老人听法并随众散去。有一日却站着不去。师乃问:\”立者何人?\”老人云:\”我于五百年前曾住此山。有学人问:大修行人还落因果否?我说不落因果。结果堕在野狐身。今请和尚代一转语。\” 师云:\”汝但问。\” 老人便问:\”大修行人还落因果否?\”师云:\”不昧因果。\” 老人于言下大悟。告辞师云:\”我已免脱野狐身。住在山后。乞师依亡僧礼烧送。\”

在《景德传灯录卷十二》有”野狐精“一说:

‘有尼欲开堂说法。师曰:“尼女家不用开堂。”尼曰:“龙女八岁成佛又作么生?”师曰:“龙女有十八变,汝与老僧试一变看。”尼曰:“变得也,是野狐精!”’

可见野狐精或者野狐禅,都是指不走正途之意。在文学上有所创新,或者用一些少见的文学形式来创作,不同普通人的套路,则被苏轼认为是野狐禅,从苏轼的和诗可以看出,他自己也很喜欢作个野狐精。

三、王安石的词 被苏轼戏称野狐精

宋杨湜的《古今词话》中记载了这个故事:

金陵怀古,诸公寄词于《桂枝香》,凡三十馀首,独介甫最为绝唱。东坡见之,不觉叹息曰:‘此老乃野狐精也!’

介甫就是王安石,其《桂枝香·金陵怀古》词 :

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归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对此谩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芳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后来的词评家认为王安石这首词突破了词为艳科的藩篱,在北宋以婉约为主的词风中,写出这种豪放词来,并不是词家的正途。例如李清照就批评王安石苏轼等人不懂词:

至晏元献、欧阳永叔、苏子瞻,学际天人,作为小歌词,直如酌蠡水于大海,然皆句读不葺之诗尔。又往往不协音律,何耶? ………王介甫、曾子固,文章似西汉,若作一小歌词,则人必绝倒,不可读也。乃知词别是一家,知之者少。

李清照说苏轼你们的词其实是”句读不葺之诗“,你王安石等人作词让人笑掉大牙。你们不懂”词别是一家“呀。

苏轼是豪放词的代表人物,对于“以诗为词”的词风有开创之功,。南宋俞文豹《吹剑录》中载:

东坡在玉堂日,有幕士善歌,因问:“我词何如柳七?”对曰:“柳郎中词,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学士词,须关西大汉,铜琵琶,铁卓板,唱‘大江东去’。”东坡为之绝倒。

结束语

词以婉约为正宗,因所以类似于苏轼的《念奴娇》、王安石《桂枝香·金陵怀古》等作品,在当时都非常的另类,当然有几分野狐禅的意思。

苏轼其实不以为耻,反而乐于开拓,对于王安石的评价,当然也是一种另类的赞许。

从野狐禅也能看出,二人其实都不算是安分之人。或许王安石不变法的话,苏轼有一天掌权,他也有可能按照自己的思路去变法的。

@老街味道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微信/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文舒堂 文书堂 在历史上,王安石和苏轼的关系怎么样? http://www.seoak.cn/784.html

常见问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