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欧阳修被人诬陷?

2022-08-10 0 993

如何评价欧阳修被人诬陷?

欧阳修老夫子文人气息浓厚,性格执拗,自视甚高,看不起比他水平低的同僚,言语尖酸刻薄,得理不饶人,在任职的官僚系统与同僚关系紧张,有他在同僚如坐针毡,其他同僚很难得到升迁,为了自己前途,其他人联合起来诬陷欧阳修就不奇怪了,毕竟人处江湖,个人只是其中微小的一粒分子,不值得称道,得饶人处且饶人,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多栽花,少栽词,世界上大多数人是懂得知恩图报的。今天看来,欧老夫子学识虽高,但不会为人处世,毁在一张大嘴上。

以欧阳修的性格,在宋代残酷的党争中,是必然要受到诬陷的。我们在读民间野史的时候会发现,宋朝的好多名臣,都有很多匪夷所思的绯闻出现。比如王安石,民间传说他爬灰,苏东坡,民间传说他爬灰,南宋理学家朱熹,也是传说他坑害了妓女等等。

宋代的这种抹黑政治,类似于现在的西方的选举制度,一党总是要对另外一个党,进行抹黑,而在中国文化中,最高境界的抹黑,就是绯闻,最不可饶恕的绯闻,就是爬灰。而欧阳修被两次抹黑,而且都是与爬灰有关,这也说明了宋代党争的残酷。

下面,好玩的国学以一篇长文,介绍欧阳修的性格,想以此说明,在宋代的党争中,除非你不做事,做了事基本上要被抹黑的。

欧阳修:人生自是有情痴

吴思先生在《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认为,潜规则就是在我们的现实规则之后所隐藏着的另一种规则,这种规则才是人们真正遵循的行为准则,它与人们的利害计较紧密相联。书中揭示了中国历史上的“淘汰清官”的规律,认为中国历史上之所以少清官,甚至淘汰清官,选择恶棍,正是官场“潜规则”发挥效应的结果。而媒体人程万军则在《逆淘汰》一书中提出了“逆淘汰”的概念,就是坏的淘汰好的,劣质的淘汰优胜的,小人淘汰君子,平庸淘汰杰出。“潜规则”和“逆淘汰”规律,与达尔文的优胜劣汰进化规则逆向而行,这是中国古代特有的官场进化律,是个名副其实的“文化黑洞”,这个黑洞让在政治、学术领域真正德才兼备的精英人才,遭冷遇、排挤甚至打击、压制,而一些小人、庸人反而因为善于钻营附会而成为“适者”顽强地生存下来。宋代苏辙把这种现象形象地称之为“君子斗不过小人”规律。所以有人总结了官场上的最高规则,就是“按显规则说话,按潜规则做事”。

正直文人从政,成功者少,失败者多。官场黑洞要么将君子变成小人,要么将君子彻底吞噬,究其原因是他们不懂也不愿去适应官场的潜规则,结果就是个被“潜”的命。恰如一千年前宋代著名政治家、一代文学宗师欧阳修一样,这个天真耿直的大师,是宋朝最容易受伤的男人,也是被绯闻打击得最惨的男人,他一生遭受的贬谪和诬陷,在宋朝恐怕是绝无仅有。但欧阳修对中国历史的贡献,也是绝无仅有,他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值得书写的文化大师之一,于文学、史学都留下了永远无法磨灭的光辉。

欧阳修,字永叔,号醉翁,晚年号六一居士,江西吉州人,乃北宋地位显赫的政治家,开创一代文风的文坛领袖。他左手执剑于政坛,不平则鸣,官至翰林学士、枢密副使、参知政事,谥号文忠,世称欧阳文忠公;右手握笔于文坛,提携后进,锐意革新,与韩愈、柳宗元、苏轼、苏洵、苏辙、王安石、曾巩被世人称为“唐宋散文八大家”,是中国文化史上彪炳千秋的大师级人物。

欧阳修是个具有多重性格的人。他是不平则鸣金刚怒目的官场异类;是心胸豁达慧眼识珠的千古伯乐;他是正襟危坐倡导“文以载道”的传统文人;是耽于诗酒柔情似水的文艺男人。他少年得志,壮年三遭贬谪,暮年绯闻缠身,虽屡遭打击而不改其君子本色,在不公的命运如黑云压城之际,他的生命却如野草一般疯狂生长,无论是在朝,还是在野,他都如云卷风舒去留随意,活出了自己的精彩。他每到一处,均留下与民同乐宽简的政声和千古名文。他是宋代官场潜规则的受害者,也是中国文人践行“修齐治平”理念的典范。

宋代官场的桃色事件

1036年,开封知府范仲淹不满宰相吕夷简结党营私,给仁宗皇帝呈上了一张“百官图”,对朝廷的用人制度进行了尖锐的批评,下级公然批评对抗上级,其结果可想而知,范仲淹被贬往饶州。

官场选边站队是一门高深的学问,不仅要察言观色,还要审时度势。不选边保持中立的话,那就永远被边缘化,所以在官场选边是硬道理,是技术活。当时的形势很明朗,一边是位高权重的宰相吕夷简,一边是根基浅薄厅级干部愣头青范仲淹,如此明朗的力量对比,傻子都知道站在哪一边。同样愣头青的欧阳修没有站在炙手可热的宰相一边,而是坚定地支持好友范仲淹。范仲淹骂了吕夷简,欧阳修不想重复,这样太没有创意,那就痛骂高若讷吧。因为高若讷身为左司谏,对范仲淹之事不仅未能仗义执言,还阴险地落井下石,实乃小人之行为君子所不齿。欧阳修运笔如飞,写出了著名的《与高司谏书》,除了开头称呼很客气之外,洋洋洒洒数百字,痛斥高若讷“不复知人间有羞耻事”。不出所料,欧阳修“没事找事”,自己“申请”到了一个被贬谪的机会,被“顺利地”贬往湖北夷陵。这一年,欧阳修刚满而立之年。

三十岁是事业发展的黄金期,刚在官场站稳脚跟的欧阳修,不去攀附权贵营造个人圈子,反而旗帜鲜明地站在势微者一边,不仅是天真,更是无视官场潜规则的“一肚子不合时宜”。如果说第一次贬谪是对他小小警告的话,那么欧阳修生命中的后两次打击,则是最为阴险而致命的。因为,他摊上了“桃色新闻”。在现代社会审丑的时代,在娱乐圈桃色新闻不算什么,它的主要功能是提升明星的人气和曝光率,但在官场,桃色新闻则是一枚威力巨大的炸弹,被绯闻缠身的官员轻则免职,重则掉脑袋。而欧阳修偏偏就碰上了两次,是什么原因让他如此容易受伤?这和欧阳修的性格大有关系。

范仲淹被贬之后复出,官越做越大,改革的雄心也越来越强烈。在一个死气沉沉的社会推行改革,难度之大可以想见,因为任何一项改革必然触动权贵阶层的既得利益,要打破权力的藩篱,改革者随时要付出代价。果然,范仲淹推行的“庆历新政”失败,改革三人组范仲淹、富弼、杜衍先后被贬谪出朝,枢密副使韩琦上疏营救,结果也被贬往扬州。反对派认为这四人就是官场的“F4”,诬蔑此四人朋比为奸,称之为朋党。当时任河北都转运按察使的欧阳修,本来仕途一帆风顺,但欧阳修再次站错队伍,站在失败者一边。他写下了著名的《朋党论》,指出“臣闻朋党之说,自古有之,惟幸人君辨其君子小人而已。大凡君子与君子以同道为朋,小人与小人以同利为朋,此自然之理也”。在给皇帝的《论杜衍范仲淹等罢政事状》中,指出,“欲广陷良善,则不过指为朋党;欲动摇大臣,则必须诬以专权”。此文像匕首,一针见血刺向了保守派的要害,保守派对此愤恨不已,睁大眼睛挖空心思寻找欧阳修的过错。恰巧欧阳修的外甥女张氏因私通家奴东窗事发,遭审讯时诬称与欧阳修有染,这是个绝佳的剧本,这样一个“猥琐大叔情挑小萝莉”的故事,绝对可以让欧阳修身败名裂甚至身首异处。欧阳修被投入大狱接受审查。虽然后来查明此事纯属子虚乌有,但欧阳修还是受到牵累,被降职到滁州。

人不能踏进同一条河流是哲学问题,而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则是智商问题了。官场智商不高的欧阳修就是在桃色新闻上栽了两次。多年以后,依然在官场发挥大嘴风格不平则鸣的欧阳修,再次绯闻缠身,这一次暴风雨来得更为猛烈,因为,有传言说他与自己的儿媳有染。此等乱伦行为,无论在哪个时代和国家,都是极为致命的。开放的美国,总统克林顿不过和女秘书莱温斯基有些不清不白,都被弹劾几乎下台,何况是已经官居参知政事相当于副总理的欧阳修。

为了不让尊敬的欧阳修先生蒙羞,我把来龙去脉简述如下,宋英宗并非仁宗皇帝亲生,在英宗即位后,他想尊亲生父亲为皇考,皇考就是在位的皇帝对先皇的称呼,但宋英宗的亲生父亲没做过皇帝,怎么称呼他已经死去的父亲,成了个性命攸关的大问题。朝廷大臣对此争执不下,欧阳修坚持认为既然是自己亲生父亲,就应该尊称为皇考,坚定地站在皇帝一边。此举很为反对派所不齿,认为他是逢迎拍马大奸大恶之人。不久,欧阳修亲手提携过的御史蒋之奇,上书神宗皇帝,弹劾欧阳修与自己的儿媳妇有染,俗称“扒灰”。这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因为不管有没有,欧阳修的名誉和地位将大受影响。神宗对此颇为重视,命中书省认真调查,真相很快大白于天下,这伙人只得承认是虚构,目的是把欧阳修搞臭。

看来,有历史学家说宋朝是中国最具现代性的朝代,此言不虚,因为连政治斗争都用上了现代的手段,用绯闻抹黑对手,是现代政治斗争极为有效的手段。神宗大怒,一面将蒋之奇等贬谪出朝,一面亲自写信挽留欧阳修,但此时,欧阳修已经厌倦了官场无休无止的争斗和抹黑,萌生退意,多次请辞,最后以观文殿学士、刑部尚书的身份出知亳州。这是欧阳修第三次遭贬,这时他已经是61岁白发苍颜的老翁了。

三次被贬,两次被扣上“老流氓”的帽子,欧阳修在宋代官场可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欧阳修忠心谋国,将个人生死毁誉置之不顾,可以说是“孤忠一许国,家事岂复恤”的典范,但这样有理想有作为的人,却屡遭小人暗算,这正是官场“逆淘汰”的规律在起作用。腐朽的封建官场是个黑洞,它将吞噬所有的光明。所以在官场上,赤胆忠心的红脸君子永远斗不过黑心黑肺的白脸小人。所以苏辙沉痛地总结出了“君子斗不过小人”的规律。

孔子说“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君子心中是晴天朗日,无事不可与人言说,小人心中是乌云密布,阴谋诡计充溢其中。君子言义,小人言利。而欧阳修是个标准的君子,他在《与颜直讲》中指出,“君子出处不违道而无愧”。意思是说,君子不管是做官还是闲居,都不做违背良心的事情,这样才会无怨无悔。他一生为了心中的道德准则而奋斗,虽遭受打击而无怨无悔,这是他一生的写照。

宋代惨烈的党争,既造就了一批道德文章名满天下的名臣,也催生了一批汲汲于功名利禄臭名昭著的小人。小人们有才但无德,以损人利己为乐。而欧阳修则是个损人不利己的典型,对朝政、对小人,他不会隐忍不发,看不惯就要说,说了就会被惩罚,但他仍然痴心不改。可以说,欧阳修的几十年贬谪生涯,是他自己没事找事招来的,这源于他的“君子性格”。

古人说君子者,“权重者不媚之,势盛者不附之,倾城者不奉之,貌恶者不讳之,强者不畏之,弱者不欺之 从善者友之,好恶者弃之。长则尊之,幼则庇之,为民者安其居,为官者司其职,穷不失义,达不离道,此君子行事之准”。这是一种理想的人格,在欧阳修身上,这种理想人格时时在闪光。但理想与现实存在着天渊之别,正因为此,欧阳修的人生才会充满悲剧性。

关于欧阳修的性格,《宋史》说得很清楚,“天资刚劲,见义勇为,虽机阱在前,触发之不顾。放逐流离,至于再三,志气自若也”。他性格豪爽耿直,君子之风让他大嘴巴乱说话,文人气质让他五彩笔易惹祸。他天性随和浪漫,喜欢宴乐冶游,爱开玩笑,少不了和歌女们插科打诨,其词集中有不少“艳词”。他写的一首《望江南》,就被敌人拿来攻击他,作为猥亵外甥女的罪证。

江南柳,叶小未成阴。人为丝轻那忍折,莺怜枝嫩不胜吟。留取待春深。

十四五,闲抱琵琶寻。堂上簸钱堂下走,恁时相见已留心。何况到如今。

词的上阕用各种比喻,描写了少女之美,下阕则传神地写出了活泼可爱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堂上堂下地跑着在玩簸钱游戏的情景。而正是这首词,被别人拿来攻击他“为老不尊”,说他是个不怀好意的“萝莉控”。对于此,冯梦龙在《情史类略》中感慨地说,“意赠婢之词也,而忌者诬公为盗甥。噫!词之不可轻作也如此”。

欧阳修的标签首先是政治家,然后是史学家,最后才是文学家;说白了,只有政治家才有被人诬陷的条件和可能,因为政治家必须\”选边站\”,必须触犯某些人的既得利益;

不过,相比较而言北宋时期的文官哪怕是得罪了皇帝,也不至于招来杀身之祸;况且如果换了一个皇帝的话,原来被贬的官员又可能重新得宠;

欧阳修官场失意有两次;一次是和范仲淹一起推行\”庆历新政\”,因为当时只有欧阳修独具慧眼,看出了\”冗官冗员\”的弊病;

你\”砸了\”人家的饭碗,触犯了既得利益集团当然会遭到别人的反攻倒算;

(欧阳修书法作品)

第二次被贬,则是因为反对王安石改革中的\”青苗法\”,对以皇帝名义颁发的诏令阳奉阴违拖着不执行;什么下场可想而知。

还在换了一个皇帝之后,欧阳修的命运随着改变;不过作为史学家的欧阳修对后世的最大贡献在于主持编修《新唐书》以及个人\”独修\”《新五代史》。

晚年的欧阳修\”到点下车\”正常退休——

他自诩为\”藏书一万卷、金石遗文一千卷、琴一张、棋一局、酒一壶,伴他这一位老翁\”,号称\”六一居士\”。

死后的欧阳修也很风光——享年66岁。赠太子太师,谥文忠。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微信/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文舒堂 文书堂 如何评价欧阳修被人诬陷? http://www.seoak.cn/665.html

常见问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