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密已归顺了李渊,李渊为何处心积虑要除掉李密呢?

2022-08-09 0 209

李密已归顺了李渊,李渊为何处心积虑要除掉李密呢?

李密从投奔李渊的那一天起,就已经离死亡不远了,李渊迟早都要除掉李密,究其根本,不过是李渊忌惮李密,而李密也不甘于人下。

李渊不会放一颗定时炸弹在自己身边,但他也不会无缘无故就杀掉李密,那样的话,一定会寒了山东豪杰的心,也会让很多起义军不敢再投靠他。所以李密适时的造反了。

洛阳一战中很多瓦岗军战士或者被俘虏、或者投诚,成了王世充的部下,但这些人后来渐渐不愿意跟随王世充,618年年底,李渊派李密去黎阳招抚这些旧部,同去的还有李密的忠实追随者王伯当。但是当李密一行到达桃林县的时候,李渊突然又让李密返回。李密不干了,他要造反,他已经憋屈很久了。李密说造反就造反,迅速占领了桃林县,抢了一批物资,继续往东走,然后遇到了盛彦师的埋伏部队,李密被斩首,王伯当也被杀。李渊终于解决掉了造反的李密。

李渊除掉李密要比当初李密杀掉翟让高明多了,当初李密为夺权杀掉翟让,致使瓦岗军内部分裂,之后的李密似乎就开始走下坡路,直到李密与王世充的洛阳一战,瓦岗军中的豪杰被俘虏的被俘虏,主动投诚王世充的投了诚,李密几乎成了孤家寡人,这才去投靠李渊。而李渊表面对李密的到来很重视,等李密真到了,立马又是另一种对待方式,所做的一切都是在逼着李密造反,然后杀掉他。那么,李渊为何处心积虑要除掉李密呢?

在当时,李密虽然投靠了李渊,但是,李密这个人的影响力远在李渊之上。李密领导的瓦岗军起义可以说是隋末起义军中势力最大的一支,也是与隋军对抗最久的一支。吸引了大部分隋军的注意力。很多起义军的领袖也愿意归顺李密,相比较而言,李渊的义旗在最开始要不起眼的多。在李密很强大的时候,还曾写信和李渊结盟,欲共同灭隋,只是李渊老谋深算,想利用李密吸引隋军,而坐收渔翁之利,于是回信奉承了李密,大体意思是说自己五十多了,没有力量改变乱局,只有李密您有这个能力,倘若将来能让亿万百姓安宁,我一定归附老弟,若能再次分封唐城,就再好不过了。

从这里可见李渊对李密是很忌惮的,而同样怀有这种忌惮的人还有很多。李渊一旦得势,不可能容许李密这样的人存在。反观李密,他也没把李渊放在心上,觉得他成不了气候,至少是在自己之下。在这乱世中,两个人本质里都不甘于人下,都想做老大。

所以即便李密最终不得不投靠李渊,但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受到重用,在他看来,他曾有百万之众,如今失势投靠李渊,李渊若能诚心待他,他必奉献自己的忠心。何为诚心呢?李密认为自己还是有影响力的,和汉光武帝时期的窦融有的一比,自己一旦投靠了李渊,山东的很多部将就会归顺李渊,所以李渊怎么也会给他个三公做做。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李渊让他做了个光禄卿(掌管皇室膳食,从三品),这和李密的预期可不是差了一点半点。而且很多官员公然向李密索贿。偏偏李渊面上还极为推崇李密,甚至让自己的表妹嫁给李密,见了面就称呼李密为老弟。

李密很憋屈,活得很窝囊,今昔对比让他越来越想造反。然后李渊给了他机会,让他率本部去黎阳招抚旧部,找机会灭掉王世充。等到李密走到了桃林县,李渊又突然让他返回,终于积压在李密心中的怒火彻底爆发,他造反了,然后被李渊除掉了。

李密聪明反被聪明误,他当李渊是傻子,其实傻子是他自己。他的结局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李密算是个聪明人,他自小好读书,尤其是史书和兵书。由此可见,他从小就志向高远,想要成就一番事业。

而他的人生也确实是这么展开的。

李密出身豪门,他的曾祖父与祖父都在北周担任要职,而他的父亲李宽为隋朝上柱国、蒲山郡公。

他原本靠着父亲的关系,在宫里当个侍卫官,属于高级公务员。但是这明显不是他想要的,因此他后来干脆辞官,回去一门心思研读书籍,等待让他大展身手的时机。

此后李密便开始了他的连续创业之路。

这创业是要资本的,很可惜李密没有资本,因此他的第一次创业只能给人打工,或者叫高级合伙人,而他的老板叫杨玄感。

这杨玄感的创业项目就是反隋。

当时隋炀帝第二次出征高句丽,杨玄感负责搞后勤。

由于隋炀帝过度消耗国力,导致当时义军四起,杨玄感一看,觉得有机可乘,于是找来几个亲信密谋反叛之事。

为了提高创业的成功率,他特意找来自己的至交好友李密入伙,让他为自己出谋划策。

李密不愧是聪明人,他给杨玄感一口气提出了上中下三策。

上策是占据幽州,断了隋炀帝的补给与退路,让他在高句丽自生自灭。中策是控制长安、潼关一带,和隋炀帝打消耗战。而下策则是直接攻打洛阳,但是洛阳城防坚固,胜负难料。

古人很神奇,每次给他们上中下三策,他们必定选择下策,于是杨玄感选择攻打洛阳。

结果,他运气不行,死活打不下洛阳,随着隋朝从各地调来援军,杨玄感最终败亡。

而李密的第一次创业就这么失败了。

由于受杨玄感的牵连,李密遭到隋朝官府的通缉,很快便被抓住了。不过这李密也算有些能耐,竟然在押送途中挖墙逃跑,堪称是古代版的越狱。

此后,他隐姓埋名,过上了一段东躲西藏的日子。

他听说翟让的瓦岗寨实力颇强,于是便投奔其麾下。当然,李密知道自己的身份太敏感,用的是化名。

不过他演技太差,竟然被人识破了伪装。于是有人向翟让提议直接将李密杀了,毕竟他是朝廷重犯,担心他将隋朝大军引来。

不过李密凭借三寸不烂之舌,硬是说动了翟让,成功加入瓦岗寨集团,开始了他的第二次创业。

和上次不同,这次李密是从基层一步步做起来的。但这并没有削弱他的创业热情,无论是跑业务(领兵作战)还是规划战略(出谋划策)他都非常卖力。

他从最底层的业务员做起,负责四处拉人加盟,成功说服不少小势力加入瓦岗寨,使得瓦岗寨的声势日益壮大。

后来更是用计消灭了翟让最害怕的张须陀,帮翟让夺下了荣阳。

凭借此功,李密成功取得了翟让的信任,得以独自率领一支军队。李密对手下特别好,得到的金银财宝全都分给手下,于是人人都愿意为他卖命,作战的时候非常勇猛。

至此,李密算是有了自己的势力,在瓦岗寨集团站稳了脚跟。

此后李密经常和翟让协同作战,大败隋军。

慢慢的,李密开始不满足于现状。他想把瓦岗寨集团做大做强,最好能取代隋朝,成为当时唯一的势力。这样才对得起他的毕生所学。

于是他向老板翟让提议,攻取洛阳,取代隋朝。翟让对李密的建议很感兴趣,不过鉴于当时瓦岗寨集团的实力不足,他们二人一合计,先攻取洛仓,确保立于不败之地,再考虑其他的事情。

结果事情的进展非常顺利,瓦岗军不仅攻下洛仓,得到了隋朝存放在此地的大量粮草,还顺势击败了隋朝的2.5万人大军,成功从一众反隋义军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当时反隋第一势力。不少百姓和小势力都争相来投。

翟让此人不得了,是个做大事的人。他明显察觉到自己和李密的水平差得不是一星半点,于是主动让贤,将瓦岗寨老大的位置交给了李密来做。

翟让这人看事情看得很透,他的能力不足以让瓦岗寨在这乱世长存。就算他做着老大,也很难善终。而让李密当老大,瓦岗寨很可能会取代隋朝,到时候他至少能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就这样,李密成为了瓦岗寨集团的董事长兼任CEO。而瓦岗寨在李密的领导下,确实发展得不错。

各地义军势力,以及隋朝地方官吏纷纷加盟瓦岗寨集团,使得瓦岗寨成为了当时最大的反隋势力。

不过由于企业做大做强了,李密也开始飘了。在当时他接连犯下了几个错误。

其一、他杀了翟让。

李密在当上瓦岗寨的老大后,对于自己的前任老板翟让还是挺不错的。李密自称魏公,封翟让为司徒。司徒乃三宫之一,位极人臣,可见李密还是很够意思的。

但是随着瓦岗寨不断做大做强,情况发生了变化。

一方面是李密开始越来越看重权势,不再那么讲感情了。比如他打了胜仗,就不再将金银珠宝分给将士们了。

其实这也好理解,以前那些金银财宝说白了还是瓦岗寨的,不是他李密个人的。现在他当了魏公,在他看来,这些东西都是他的,自然就不愿分享了。

而另一方面,随着瓦岗寨的地盘不断扩大,原来跟着翟让混的一帮兄弟不乐意了。他们没有翟让那样的自知之明,他们觉得如果此时翟让是刘老大,他们可以得到更多的好处。

这群人总是围在翟让身边,劝他夺回本应属于自己的权力。翟让的哥哥翟宽甚至放话:如果翟让不愿意当老大,那么就由他来当。

好在翟让以大局为重,不为所动。

然而这事情后来被李密侦知,他感到了威胁。到手的位置他自然不愿再拱手让人,为了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他决定除掉翟让及其那帮兄弟。

一日,李密请翟让前往营中做客。翟让欣然前往,他怎么也想不到,这竟然是一场鸿门宴。

翟让到达后,李密命人摆好韭菜,接着拿出一把做工精美的弓请翟让品鉴。当翟让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弓上时,一名刀斧手出现在翟让身后,将其一刀毙命。

接着,李密派人将翟让的一干兄弟全都铲除,同时安抚翟让的旧部。

此事直接导致瓦岗军内部人心惶惶。李密看似稳固了权位,实则彻底丢失了人心。为其失败埋下了伏笔。

其二、想让李渊做自己的小弟。

公元617年,隋朝的唐国公李渊终于按奈不住,在晋阳起兵,加入了反隋的创业大军。

由于瓦岗寨是当时这行的龙头企业,而且李渊和李密也有交情在,于是李渊特意给李密写了封信,希望李密能来自己这边,二人共图大业。

李密仗着自己家大业大,根本看不上新生的李唐势力。但是他和李渊毕竟是有交情的,该客气还是要客气的,于是他在给李渊的回信里耍了个小聪明。

李密说,他无德无能,现在却被天下豪杰推举为盟主。既然做了盟主,就要对手下的人负责,自然不能随便再加入其它势力,大家结盟好了,共同推翻隋朝。

他一边说自己是盟主,一边大提结盟,传达出的意思只有一个,那就是要李渊加入自己麾下。其狂妄自大可见一斑。

李渊那可是江湖老狐狸,老谋深算得狠。他明白此时瓦岗寨势大,自己不能招惹李密。于是尊称李密为大哥,表示愿意结盟。不过双方距离遥远,就不合流了,各自为战好了。

这样既拍了李密的马屁,也保证了自己势力的独立性,这才有了后来的李唐王朝。

其三、战略上的严重失误。

很长一段时间里,瓦岗寨的战略目标都是死磕洛阳。洛阳定,则关中定,关中定则天下定。

再不济,拿下关中,也能立于不败之地。

结果,这时候宇文化及干掉隋炀帝,自己当了老大。由于其手下士兵大多是关中人士,于是宇文化及的大军浩浩荡荡往关中地区进发。

李密当时最好的选择是暗中不动,等宇文化及和王世充火拼完了,再坐收渔翁之利。

然而李密此时已经过度膨胀了,认为王世充已经不足为虑,于是直接冲上去干翻了宇文化及。

虽然他成功消灭了宇文化及的势力,但是瓦岗军也损失较大。而洛阳的王世充则看准时机对瓦岗军发起了攻击。

此时的李密骄傲自满,昏招连出,最终败于昔日的手下败将王世充之手。李密万般无奈之下,只得投奔老相识李渊建立的李唐。

至此,曾经显赫一时的瓦岗寨集团也走向了落寞。

随着李密归唐,李唐集团全盘接收了瓦岗寨的人才和地盘,一跃成为当时的第一大势力。

对此,李渊乐得合不拢嘴,但是同时他也为一件事情发愁,那就是该如何处理李密。

对于李渊来说,这李密非死不可。

李密是李渊最大的竞争对手,李密一心想要将隋朝取而代之,自己来当上皇帝,这点从他杀翟让一事就可以看出。

他投靠李渊那是无奈之举,绝非长久之计。别看李渊现在收了李密的手下和地盘,李密没了自己的势力。

但是李密在瓦岗寨集团的威望犹在,只要他愿意,振臂一挥,就会有不少旧部响应。而且以李渊对李密的了解,他八成会这么做的。李密现在只是在等待时机罢了。

就算李密没这样的想法,万一他手下有这样的想法呢?他们拥立李密,李密能怎么办?就像翟让的兄弟们都想让他上位一样。

总之,留着李密,对于李唐集团来说是一件风险巨大的事情。

但是,杀李密吧,李渊还真不好下手。

世人皆知他和李密的关系还不错,双方原本还是盟友关系,更何况现在李密投靠了李渊,李密彻彻底底成了李渊的“自己人”。

对自己人下手这种事,李渊可做不出来。主要还是副作用太大了,不说别的,李密的那些旧部一定会担心自己受牵连而起兵反叛。

那对李唐集团来说将是一场灾难。李唐集团的实力将会被削弱,从而给了其他势力可乘之机。

因此,李渊虽然想杀李密,但是却不敢随便下手。

但是姜还是老的辣,李密聪明反被聪明误,最终死于李渊的算计。

李密到了李唐集团,李渊对他那叫一个热情。不仅封李密为邢国公、光禄卿,还将自己的表妹独孤氏嫁给李密,他称李密为老弟。

在外人看来,李渊对李密的好简直是无以复加了。

但是实际上这些都是虚的,就是做给人看的。联姻就不说了,都是手段而已。封邢国公,那也是虚名,李密根本没机会去治理封地,就是叫着好听,最对就是能多拿些工资。

而李密的本职光禄卿就更有意思了,这职位是掌管部分宫门和宫中供奉事务的。说白了就是给李渊当管家,处理一些日常起居方面的事情。

总结一下,李渊对待李密的安排就是位高权轻,虽然有无尽的荣华富贵,但是却没有一点实权。

李渊做的一切都在暗示李密,对他不信任。

那么此时的李密会怎么想呢?自然不是坐以待毙,而是起兵反叛。

不过他此时身在宫中,远离军队,只能等待机会了。

于是过了一阵子,李渊觉得该收网了,便给李密安排了一个机会。他派遣李密前往黎阳安抚旧部,而且为了让李密安心,还特意让其老部下王伯当同行。李密自然欣然前往。

当李密还在路上盘算起兵后的行军路线的时候,突然受到李渊的命令,让他原路返回。

李密一看,觉得李渊是后悔了,自己回去怕是凶多吉少。干脆在还没谋划好的情况下,起兵反叛。

其实这一切都是李渊的计划,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表面上看,李渊没有对不起李密,是李密自己想多了,现在他反叛了。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杀他了。

李密反叛的时候,都没来得及说服多少旧部,整个过程十分仓促,其结局可想而知,最终李密兵败被杀。

就这样,李渊通过诱导李密的行动,名正言顺的将其斩杀,而所有的骂名都由李密来承担。李渊的这套操作,堪称是权谋之道的经典案例。

其实不能怪李渊太狠心,要怪只能怪他们选择的赛道不好。反隋这个赛道有个特点,那就是只能有一个幸存者,也就是最后的赢家。

对于所有参与反隋的势力来说,共赢是不存在的。既然皇帝只能有一个人,那么最后的赢家必然只能有一个人。

那些小势力也就算了,毕竟成不了气候,被收购是迟早的事情。但是大势力的老大没得选,要么当上皇帝,要么万劫不复。窦建德、王世充、刘黑闼的结局无不印证了此事。

尤其是王世充,李渊都说饶他一命了,最后他还不是被人给砍死。这背后自然也有李渊的影子。

所以不是李渊太狡猾,而是李密把李渊当傻子,以为他想不到这点,还想着以后东山再起,实在是惹人笑话。

一个人最大的悲哀,莫过于认不清自己。

站在李渊的角度而言,虽然自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但作为一名成熟的政治家,当时并没有主动除掉李密的必要性、合理性;李密之死,大体而言还是他自己的责任:一个当惯了领导的人,如果不能及时认清现实、转变角色,结果自然不会怎么美妙。

作为隋朝末年名气最大、实力最强的一支武装,瓦岗军在我们的印象中是一股农民起义力量,然而在实际上,它的首领李密跟李渊其实是一类人:关陇集团的重要成员、隋朝的统治基石。

李密家世显赫,祖祖辈辈位居北朝的统治核心:他的曾祖父李弼,是著名的西魏八柱国之一;祖父李曜,身居北周太保、魏国公;父亲李宽,则是隋朝的上柱国、蒲山公。

我们可以对比下李渊家族:李渊的祖父李虎,同样是西魏八柱国之一;父亲李昞,继承了唐国公的爵位,还担任了北周安州总管、柱国大将军;李渊本人,则世袭了家族的唐国公。

由此可见,李密跟李渊一样,都属于关陇集团这个圈子;史料记载也证明,他们自小就是互相熟知的。

那为啥在李渊担任高官时,李密却沦落为农民起义军的首领呢?说白了还是关系不够硬。

李渊的母亲独孤氏,是杨坚妻子独孤皇后的亲姐姐,也就是说,隋文帝杨坚是李渊的亲姨夫;更关键的是,杨坚这人比较尊重(怕)老婆。因此,李渊被杨坚夫妇“特见亲爱”,官运亨通。隋炀帝即位后,即使因为相信“桃李子,得天下”的谶语、对姓李的高官进行诛杀时,对于表哥李渊也网开了一面。

相比较之下,李密就悲催多了。作为贵族后裔,他的个人素质那也是响当当的,史称“少有才略,志气雄远,轻财好士”;长大后凭借“恩荫制”担任了隋炀帝的左亲侍一职。

然而没多久,善于看相的隋炀帝认为李密“相貌非常”、不是什么好人,让亲信宇文述将其赶走。而宇文述跟李密是比较熟络的,于是他以“宫廷警卫没什么技术含量,浪费了兄弟的天资”为由,忽悠李密借病辞职、回家专心读书。

虽然是被赶走,但李密也通过潜心苦读,年纪轻轻就精通兵法、智略超群,被当时权倾天下的越国公杨素惊为天人,特别交待儿子杨玄感要与其好好结交。

随后的李密就走上了两次造反之路,不过从始至终,他都没跟李渊起过正面冲突;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他还在客观上掩护了李渊,充当了“队友”的作用

李密的两次造反,战略完全相反,但最终都走向了失败。

第一次是在公元613年,杨玄感趁着隋炀帝远征高丽、天下动乱的机会起兵反隋,李密献上了上、中、下三策:上策——奇袭涿郡,击溃粮草匮乏的隋炀帝;中策——抢占防守薄弱、形胜之地的关中,依托这一关陇集团的大后方磨垮杨广;下策——攻取洛阳。

结果好大喜功的杨玄感偏偏选择了下策,造反迅速失败。

被俘后趁机逃走的李密来到中原,在公元616年迎来了事业第二春。这一回他终于能自己做主了,然而却完全推翻了曾经的英明主张。

其先,他策划掩袭了天下最大的粮仓洛口仓,依靠近乎取之不尽的粮食资源吸引了百万百姓投靠,各路义军也都纷纷归顺,瓦岗军的军力扩张到几十万、拥有一大批当时的顶尖名将,迅速蜕变为中原的头号军事力量,李密也升级为主帅。

但在随后,李密就因自己的一连串错误走向了下坡路。

第一,推翻了自己曾经的论断,舍弃了空虚的关中、过度执迷于洛阳。

他之所以有如此大的转变,理由有二:其一,自己的手下都是山东人(太行山以东),担心他们不愿西进;其二,自己依靠粮食起家,但对这一资源的过于依赖,反而影响了他的战略判断,让他逐渐走向了坐吃山空的境地。就像就像李世民一针见血指出的那样:“李密顾恋仓粟,未遑远略”,手里如山的粮食,反而遮挡了李密的视野。

第二,面对瓦岗军内部的权力之争,他无视翟让本人无意争权、只是部分手下有所抱怨的现实,没有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去引导情绪、处理问题、缓和矛盾,反而以残忍的手段、设伏杀掉了翟让及其及其全部亲信,对瓦岗军的军心产生了巨大负面影响。

不取关中、把自己死死耗在洛阳,加上内部分裂,李密离成功越来越远;而与此同时,当初他为杨玄感拟定的中策,则在李渊这里成为了现实。

公元617年6月,当时的李密已被推为瓦岗军之主,自加魏公称号,在洛口城呼风唤雨、威震中原,多次击败洛阳城的隋军,俨然有取隋朝而代之的架势,可谓处于人生的巅峰期;

而此时的李渊,则刚刚决定在太原城起兵。在发兵前,他给李密写了一封信,主要内容是想拉拢这位同出自关陇集团的老伙计。

李密是怎么回复的呢?他给李渊回信一封,首先说俩人“派流虽异,根系本同”,承认是自己人;但随后话锋一转,很“谦虚”地说自己已经被四海英雄共同推为盟主,因此愿意和李渊老弟互相扶持、同心协力共创宏伟大业。随后,他还让李渊带人到河内郡,俩人当面结盟。

也就是说,他人为自己才是天下的大佬,更是关陇集团力量的代言人,李渊应该跟着自己混。

收到信后,李渊哈哈大笑。他早已看出李密成不了事,但当下自己正准备起兵,可谓势单力薄,没必要开罪李密、给自己树立个强敌;不如用阿谀逢承之语吹捧之,使他专心耗在洛阳一线、拖住洛阳的隋军,以便自己能毫无后顾之忧地西进,其后扼关中,观看鹬蚌之争、坐收渔人之利。

主意已定,他让人给李密回信一封,猛拍了一顿马屁,诸如“我能够拥戴您,已经是攀鳞附翼了,希望您早些应验图谶,以安定万民”;随后他还给李密戴上“宗盟之长”的高帽,表示自己以后都唯其马首是瞻,只希望以后天下平定后,还能被李密封在唐地。末了,他表示眼下自己比较忙,会盟的事以后再说吧。

这么腹黑、虚伪的表态,李密竟然深信不疑!他得意洋洋地把李渊的回信出示给部下们看,自认为天下尽在掌握。从此之后,双方信使不绝,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而随后的李渊,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扑关中,由于兵源有限,途中也遭受了重重挫折,期间还曾担心李密回过神来、给自己从身后来个绝杀。然而,就像李世民断言的那样,此时的李密早已被粮食冲昏了头脑,根本看不清天下大势。

仅仅用了几个月,李渊就攻下了长安城。看到这位“自己人”杀回来,早已抛弃了杨广,正人心惶惶、焦虑不安的原隋朝统治集团终于有了主心骨,没有任何纠结心态就接受了现实,史称“关中士民归之者如市”,李渊没费多少力气就在关中站稳了脚跟,几乎全盘继承了隋王朝的衣钵。

其后他西征薛举、北御刘武周,到处收服义军,原隋朝的文武人才纷纷前来投靠,李氏迅速后来居上,虽然实力暂时还不是最强,但俨然已成为了最有希望的集团。说的直接点,此时占据关中的李唐,可以视为南北朝时期的北周,统一天下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而李密则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公元618年,他战胜了北上的宇文化及,却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劲卒良马多死,士卒疲病”;同时因为没有金银细软赏赐将士,军中起了怨气。随后洛阳的王世充抓住这个机会发动了邙山一战,瓦岗军遭遇大溃败,单雄信、秦叔宝、程知节等一众名将都被王世充招降,李密的事业彻底宣告终结。

穷途末路之际,李密思来想去,决定去投靠李渊,就像他的部下柳燮说的那样,自己跟李渊原本出自同宗,曾是盟友关系,自己阻断东都、断掉江都隋军西归之路,为李渊占据长安立下了大功。

于是,他带着两万残部西进投靠了李渊,而其他的将帅、领土都就就近投降了王世充。

听说李密要投靠自己,李渊派出大量使者沿途迎候、慰劳,给了李密一行极高的待遇;看到这副架势,李密一度非常高兴,表示将要向当初的窦融投奔汉光武帝刘秀那样,继续为李唐立公,将来也能某得个三公之位。

不过到了长安,那些以前隋朝的大臣们很瞧不起这位带头造反的“内奸”,没给他多少好脸色;同时,按照那时的官场潜规则,很多政府官员找他索要贿赂,这让李密越发不满意。

不过,李渊本人倒是对李密挺不错,不仅从不摆架子、经常以兄弟相称,甚至还把自己的亲外甥女许配给了他。不久后,李密被授官光禄卿、加封邢国公的爵位。

李渊对李密是真心的吗?笔者认为答案是肯定的。从当时李渊的角度而言,他于情于理都没必要排斥、加害李密。

于情而言,李渊之所以能够在隋末乱世中后来居上、得到众多力量的拥戴,是因为他全盘接受了北周至隋朝以来的政治遗产,背后有关陇集团的支撑。他的政府班底中,绝大部分都出自隋朝,其中还不乏诸如屈突通这种曾经阻挡自己进入关中、跟唐军打得头破血流的将领。而自己起兵反隋,不过是为了“推翻暴君、匡扶天下”而已,这就是他造反的法理性所在,因此,对于同出自关陇集团、与自己源自同宗的李密,他当然也应该接纳。

于理而言,李渊在起兵后,与李密从头到尾都保持着和谐关系;后者待在洛阳一线,常年对抗王世充率领的隋军,还“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般的干掉了宇文化及,对李渊确实立下了大功。此时,他在部下、土地几乎丧失殆尽的情况下前来投靠,对李渊没有任何威胁;接纳他,反而能体现李唐的虚怀若谷,为接下来争取李密旧部、彻底平定天下大有裨益。

笔者相信,如果李密放平心态、低调行事,认识到自己“只能做谋士、当不了君主”这一现实,老老实实当一个螺丝钉,优哉游哉、安养天年并不是梦。

然而,“老子曾经也阔过”的心态害了他。

长期担任义军盟主的尊贵地位,让李密对李渊提供的待遇极为不满,比如他身为光禄卿,每次朝廷举办宴会时他都要负责安排进奉食物,在他看来,这是对自己的羞辱,由此闷闷不乐。他决定以替唐朝收服山东旧部的理由,离开长安、东山再起。

李渊何等老江湖,虽然群臣建议不要放虎归山,但在他看来,李密以前成不不了气候,如今更没戏;若果胆敢背叛自己,收拾他就如拾地芥般容易。

于是,李渊不仅通快地答应了李密的请求,甚至还亲自喝酒送行。他还语重心长地对李密说了这么一番话:“好好建立功勋,以称朕的心意,大丈夫一言许人、千金不易。有人确实建议不让你离去,不过朕以真心对待兄弟,没人能够离间。”

这既是鼓励,也是劝告、警戒。平心而论,李渊对李密确实够意思了,只可惜李密听不懂。

在李密离开长安的途中,部下张宝德担心李密万一逃亡将会牵连自己,于是找机会上书李渊,声称李密必定会叛变。李渊于是改变了主意,给李密写了一封慰问信,让他吩咐其他人继续前进执行任务,自己一个人回京另有任命。

心里有鬼的李密第一时间想撕破脸叛变,有部下劝他不要辜负李渊的深情厚谊,甚至连最信任的王伯当也极力劝阻,但都被他全然拒绝。在他看来,自己曾经时天下头号英雄,是应证““桃李子,得天下”谶语的头号人物。

于是,李密杀掉了李渊的使者,悍然反叛。结果也毫无意外,他被唐将盛彦师轻松设伏擒杀,一代豪杰落得身首异处的结局。

当初李密闭门苦读期间,曾经骑着牛读《汉书》,恰好在路上碰到了越国公杨素。杨素见他如此勤奋,就问在读什么;李密回答:《汉书·项羽传》。他当时绝对想不到,自己最终也会像项羽那样,一度成为了呼风唤雨的英雄、但最终仍逃不掉死于非命的结局。性格决定命运,最适合项羽的是将领,而李密最擅长的,也许只是谋士。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微信/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文舒堂 文书堂 李密已归顺了李渊,李渊为何处心积虑要除掉李密呢? http://www.seoak.cn/369.html

常见问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