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狂”贺知章为何获空前绝后的殊荣?

2022-08-09 0 542

“诗狂”贺知章为何获空前绝后的殊荣?

从贺知章的生平可以感知,他中年的时候,正赶上\”开元盛世\”(712一741)这一大唐最繁荣的时期。大唐因\”安史之乱\”(755一763)走向衰落时,贺知章已不在人世。

可以说,贺知章一生平顺,善始善终,福寿双全,横贯盛唐,既没有人如李白那样被贬来贬去,也没有遭遇像杜甫那样颠沛流离、穷困潦倒的生活,还大器晚成,可谓幸运而又潇洒的大唐诗人,就是宋代高寿的爱国诗人陆游,也稍逊一筹。

85岁时,功成名就的贺知章因年迈多病,便告老还乡,申请离开长安,到越州老家当道士,安度晚年。玄宗皇帝诏令准许,还写下赠诗《送贺知章归四明》(2首),其中两句为:“仙记题金箓,朝章宠赐衣。悄然承睿藻,行路满光辉。”

太子李享(即后来的唐肃宗)更是持学生之礼,率文武百官为贺知章送行。

这份幸运的经历和殊荣,在大唐诗人中,有几人?他耄耋致仕,青云直上,官居三品,退休时皇帝赠诗,太子率百官相送,在二千多年漫长的封建社会,怕是前无先例,后无来人,唯此一人!

为了节约时间,我摘录我唐诗研究著作中有关贺知章的部分来回答这个问题。

按照唐诗传统的划分,盛唐诗歌的舞台第一位亮相的是贺知章。

其实,贺知章与陈子昂是同一年生人的都是公元659年。只是同年生,不同命罢了。

我们知道陈子昂一生命运坎坷,且无有得享天年,43周岁(公元702年)时冤死狱中。而此时与其同岁的贺知章正受皇帝荣恩,任礼部侍郎转任秘书监等职,此后虽然官职不大仕途却平坦顺畅,直到744年终老故乡,高寿达85周岁。此时,陈子昂早已驾鹤西天了42年了。

就因这42年,贺知章就被编入了盛唐时期的诗人行列了。

贺知章(约659年- 约744年),字季真,晚年自号四明狂客,汉族。

贺知章早年迁居山阴(今浙江绍兴市)。少时即以诗文知名。唐武后证圣元年(695)中进士、状元,是浙江历史上第一位有资料记载的状元。贺知章中状元后,初授国子四门博士,后迁太常博士。开元十年(722),由丽正殿修书使张说推荐入该殿书院,参与撰修《六典》、《文纂》等书,未成,转官太常少卿。十三年为礼部侍郎、集贤院学士。后调任太子右庶子、侍读、工部侍郎。二十六年改官太子宾客、银青光禄大夫兼正授秘书监,因而人称“贺监”。

贺知章诗文精佳,且书法品位颇高,尤擅草隶,“当世称重”,好事者供其笺翰,每纸不过数十字,共传宝之。他常醉辄属籍,常与张旭、李白饮酒赋诗,切磋诗艺,时称“醉中八仙”,又与包融、张旭、张若虚等结为“吴中四士”。乾元元年(758)肃宗以侍读之归,赠礼部尚书。现存诗19首,多为祭祀乐章和应制诗。

贺知章诗文以绝句见长,除祭神乐章、应制诗外,其写景、抒怀之作风格独特,清新潇洒,著名的《咏柳》、《回乡偶书》两首脍炙人口,千古传诵,作品大多散佚,今尚存录入《全唐诗》共19首。

《回乡偶书》两首:

其一:

“少小离家老大回,

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

笑问客从何处来。”

其二:

“离别家乡岁月多,

近来人事半消磨。

唯有门前镜湖水,

春风不改旧时波。”

贺知章的两首“回乡感悟”几乎是白话口水诗,但是以其朴实无华和清新真挚而获得了较高的历史定位。

再看其另一首广为流传的《咏柳》:

碧玉妆成一树高,

万条垂下绿丝绦。

不知细叶谁裁出,

二月春风似剪刀。

后人评价其立意新奇,饱含韵味。实际上,出了新奇的把春风比喻成“剪刀”的新奇之外,贺知章的“咏柳”为“咏柳”而咏柳,都无有太多的韵味。贺知章之所以赢得了唐诗中的如此地位,是开创了诗歌走出“宫廷”走向民间且走出悲观颓废的先例而已。

但就说“写柳”,我们可以任举几例:

  

白居易的《杨柳枝词》

一树春风千万枝,嫩于金色软于丝。

永丰西角荒园里,尽日无人属阿谁。

——这是一首写景寓意诗,前两句写景,极写柳树的美态,诗人所抓的着眼点是柳条,写出了动态、形态和色泽显出它的材质之美。

李商隐《赠柳》

章台从掩映,郢路更参差。

见说风流极,来当婀娜时。

桥回行欲断,堤远意相随。

忍放花如雪,青楼扑酒旗。

  ——诗人写对柳的赞美,对柳的离去的痛惜爱恋,在赞美柳的极盛中,意味着繁华即尽之后的凋零。全诗不着一个“柳”字,但句句写柳,仔细回味,又似乎是写人,对柳的爱恋不舍,似有对人的眷恋与思念,因此被人认为是借柳咏人之作。

戴叔伦《赋得长亭柳》

濯濯长亭柳,阴连灞水流。

雨搓金缕细,烟褭翠丝柔。

送客添新恨,听莺忆旧游。

赠行多折取,那得到深秋。

 

  ——全诗通过描写长亭柳转到离愁别绪,突出离愁别绪之多,多得连柳枝都不够折。

罗隐《柳》

灞岸晴来送别频,相偎相倚不胜春。

自家飞絮犹无定,争解垂丝绊路人。

 

  ——罗隐(833-909),字昭谏,新城(今浙江富阳市新登镇)人,唐代诗人。他的这首《柳》以景喻情,拟人化于柳,别有情趣。

温庭筠《题柳》

杨柳千条拂面丝,绿烟金穗不胜吹。

香随静婉歌尘起,影伴娇娆舞袖垂。

羌管一声何处曲,流莺百啭最高枝。

千门九陌花如雪,飞过宫墙两自知。

 

——“题柳”之人应为飞卿本人,题柳、咏柳非其本意,诚如刘学锴先生所言,应是有所寄托的。此诗整体风格纤软柔媚,三四句又引入张静婉、董娇饶,故主旨与女子有关应非妄言。

这几首“写柳”的诗,相比来说,可以说贺知章的最为浅薄。

实际上,初唐以来,文学变革的主要力量来自一群社会地位不高的文人。但不可否认,他们的成功同某些具有远见的权势人物的支持有一定关系。如高宗的股肱重臣薛元超,曾举荐杨炯为崇文馆学士。杨以“薛令公朝右文宗,托末契而推一变”(《王勃集序》)之语,称颂薛氏对他们的文学事业所起的作用,四杰因此能在一时间造成很大势头。四杰、陈子昂之后,到了中宗神龙、景龙年间,应制之风大盛,诗坛有故态复萌的趋势。

到了贺知章,因为贺知章本人的才智终归有限,加上其对诗文革新的动力不足,诗文革新。

贺知章自号“四明狂客”,四明是地名,位于浙江省余姚市四明山镇,就是贺知章的家乡附近。狂客是贺知章自认为行为旷达,不拘礼法,所以这么称呼自己。其实我很怀疑这一点,按照贺知章的生平,他几乎没有在政治上受到什么挫折,还得到了皇帝数十年如一日的青睐,这样的人,能够有多狂?他人对于贺知章的评价,都认为他挺豁达潇洒的。还是拿李白和贺知章交往的故事为例,当这对忘年之交相识在长安后,喜欢吟诗饮酒,共同探讨文学。有一次轮到贺知章请客,在长安街头的酒家大醉之后,贺知章发现没有带钱,便毫不犹豫解下佩带的金龟,换得酒钱。这个故事和上面给李白取“谪仙人”的外号一样,都是出自李白回忆贺知章的诗《对酒忆贺监二首》,可信度极高。这主要是体现了贺知章的潇洒,而这种潇洒越传越广,越传越神,特别是到了封建礼教束缚的宋明时期,就更让文人艳羡不已了。更为知名的是,比贺知章、李白都晚出生的杜甫曾在《饮中八仙歌》中,回忆盛唐时期的文人士大夫形象,其中第一个酒鬼就是贺知章。贺知章一生的顺遂,在唐朝诗人中是非常罕见的,他是典型的人生赢家。既然他自己都称自己狂,又得到过诗仙和诗圣的赞美,那将“诗狂”称号送给他老人家,又有何妨?我们看到白居易被称为“诗魔”,其实和诗的内容也没有什么关系,只是说明他写诗的刻苦程度罢了。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微信/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文舒堂 文书堂 “诗狂”贺知章为何获空前绝后的殊荣? http://www.seoak.cn/216.html

常见问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