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晚年成了一个好色的老头,姬妾上百,是真的吗?

2022-08-09 0 513

白居易晚年成了一个好色的老头,姬妾上百,是真的吗?

晚年的白居易确实姬妾成群,他尤其喜欢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超过十八岁的都要被他嫌弃,而且他经常是玩腻了就重新更换一批姬妾,一直到他七十多岁折腾不动了,这才将姬妾全都放走。

众所周知,白居易是个著名的大文人,其实他的情史也很有看点,年轻时没能与相爱的人在一起,以至于他三十多岁才结婚;等到他年老之后又是各种失意,所以就开始放飞自我,一头扎进了美人堆。

一,初恋情人湘灵,白居易一生之痛。

白居易出生于772年,唐代宗大历年间生人,河南新郑人。

白居易祖上是个小官僚家族,其祖父白季庚只是县令级别的小官,其父白季庚因为立下战功,担任过徐州别驾这样的官职,但也不是很大的官。

尽管如此,白居易家也比普通人家强太多,起码属于官僚统治阶层,妥妥的社会中上层人士。

白居易刚出生不久,家乡就爆发了战乱,因此举家搬迁到父亲任职的宿州符离,他在这里生活了很长时间,也遇到了他人生中最爱的女人。

白居易稍稍长大之后,跟邻居家小四岁的农家女湘灵结识,他们不知道的是,未来他们之间将上演一段悲惨的爱情故事。

湘灵虽然家境贫困,但她活泼可爱,还懂一些音律,与白居易的关系特别好,两人因此成为青梅竹马、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到白居易十九岁、湘灵十五岁的时候,两人就开始相恋了,白居易为湘灵动听的歌声和甜美的相融所倾倒,而湘灵则十分仰慕白居易的才学和人品。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由于两家阶级地位差距太大,所以白居易的母亲陈氏并不同意他与湘灵在一起,而是期望他能够参加科举考试,未来像父辈一样成为朝廷官员,然后再寻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子结婚。

虽然陈氏不同意,但白居易与湘灵的爱情是真挚的,是无人可以撼动的,即便是两人都到了结婚的年纪,也都没有分开,而是选择彼此等待。

在后来很长一段日子里,白居易读书十分刻苦,以至于他口生冻疮,手出老茧,年纪轻轻就满头白发,他也没有停止学习和进步的步伐。

白居易之所以这么刻苦,一是为了满足母亲对他的期望,二是他希望等到自己出人头地之后,拥有自我选择配偶的权力,从而迎娶湘灵。

然而,白居易多次参加科举都没能考中,一直到他二十七岁的时候,为了前途考虑,以及来自陈氏的不断催促,他最终离开符离,去江南投奔他的叔父,在叔父的帮助下继续学业。

在去江南的一路上,由于白居易对湘灵十分思念所以他写了三首著名的诗篇,分别是《寄湘灵》、《寒闺夜》和《长相思》。

从白居易的诗句中我们可以发现,他与湘灵相处了十七年,相恋了八年,也曾考虑过结婚问题,但因为陈氏的阻挠而未能实现,因此他非常苦恼,也非常自责,毕竟湘灵为了等他而耽误了青春,当时已经是二十三岁的“老姑娘”了,还嫁不嫁得出去都是问题。

白居易二十九岁的时候,终于在试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中进士及第,被朝廷授予盩庢县尉,正式进入官场。

在赴任之前,白居易特意回了一趟家,诚恳地请求陈氏答应他与湘灵的婚事,但再次被封建观念极重的陈氏拒绝。

白居易在家里住了十个月之后,就按照朝廷要求上任去了,湘灵依然留在家乡,等待着未来某一天白居易娶她。

白居易三十二岁的时候,终于获得了人生中第一次晋升,朝廷看重他的才华,升任他为校书郎(一种文职工作,校对公文之类的),工作地点是长安。

校书郎虽然只是个低级别文官,但却是个京官,这对白家来说是一件大事,陈氏因此决定举家搬迁到长安居住,白居易因此于这一年再次返回家乡,见到了望眼欲穿的湘灵。

在湘灵的苦苦恳求下,白居易再次向陈氏提出要娶湘灵为妻,但陈氏的态度依然十分坚决,不但不答应这桩婚事,还在举家离开符离的时候不让二人见面。

尽管白居易和湘灵的婚事迟迟无法得到陈氏的允诺,但二人的感情并未就此终结。

来到长安之后,白居易无一日不思念湘灵,为此他写作了大量诗篇,用以表达自己对湘灵真挚的感情;而湘灵对白居易依然充满爱意,她一直苦苦等待着白居易,一直到她三十多岁也还是如此。

到白居易三十七岁的时候,由于各方面压力所迫,尤其是母亲陈氏的逼迫,他终于结婚了,对方是白居易同事杨汝士的妹妹杨氏,两家虽然门当户对,但彼此之间没有感情。

而就在白居易结婚后不久,他的母亲陈氏不幸坠井身亡了,虽然没了阻扰,但他需要为母亲守孝三年,并且他已经娶了杨氏妻了,所以很难再娶湘灵了。

白居易结婚是迫不得已的,因为他心中还深深爱着湘灵,为此他写下了千古名篇《长恨歌》,用“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这样的绝美诗句,来表达他内心的悲痛之感。

随后数年,每当白居易思念湘灵,他就会写下诗篇,而在白居易的所有诗篇当中,关于湘灵的诗是最多的,而且质量也非常高,由此可见他对湘灵的感情有多深。

白居易四十岁的时候,由于遭受政敌排挤,他被贬为江州(今江西九江)司马,在他与夫人杨氏一起去江州的路上,很巧合地偶遇了正在四处漂泊的湘灵父女。

时隔多年再次见到最爱之人,白居易感慨万千,当他得知当时四十岁的湘灵依然还没有结婚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他与湘灵相拥而泣,但终究因为他已经与杨氏结婚了,所以不得不与湘灵再次分开。

白居易五十三岁的时候,时任杭州刺史的白居易任职期满返回京城,途经符离的时候他特意回了一趟老家,目的是寻找湘灵,但湘灵早已不知去向,甚至有村民说湘灵早就去世了,白居易因此十分失落,彻底断了寻找湘灵的念头。

至此,白居易与湘灵长达三十五年的爱情悲剧,终于是画上了句号。

二,许多男人都有个通病,那就是当他没能与相爱的人在一起,事业上也遭遇诸多不顺的时候,就开始放浪形骸,白居易也是如此。

白居易因为文学出众,受到了皇帝的赏识,在底层锻炼了很短一段时间,就进入京城担任京官,仕途可以说是非常顺畅的。

尤其是在白居易在为母亲陈氏守孝期满之后,他被唐宪宗任命为任左拾遗,也就是唐朝时期的言官,负责专门挑皇帝的毛病。

白居易在任期间非常尽职尽责,他频繁上书言事,指出了唐宪宗的许多过错,导致唐宪宗经常在臣子面前抱怨说,“白居易小子,是朕拔擢致名位,而无礼于朕,朕实难奈”。

尽管如此,唐宪宗还是非常信任白居易的,对他也十分礼遇。

白居易还十分关心民间疾苦,在他的许多作品中,都发表了对底层人民的同情,为此他也相处朝廷提了很多好的建议,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正当白居易的仕途再走上坡路的时候,他就遭遇了一个重大打击。

815年,宰相武元衡遇刺身亡,朝廷开始出现动荡,白居易被政敌以莫须有的罪名贬黜到外地任职,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能返回京城。

在外地任职期间,白居易交了很多朋友,这些人之中有文人学士,也有草根僧侣,更有红颜知己。

比如说,有一次白居易在浔阳江头送别客人,突然听到了一阵阵琵琶声,他朝琵琶身所在方向望去,发现一个绝色女子正在弹奏琵琶,他便邀请琵琶女登船为自己演奏。

啪啪女弹奏的琵琶声凄凄惨惨,让白居易突然想起了湘灵,忍不住又哭了起来,于是写下了著名诗篇《琵琶行》。

琵琶女才艺卓越,白居易诗作上佳,两人因此结为知己。

后来,白居易又辗转多地任职,在情场和官场双重失意的打击下,他开始放浪形骸,用美酒佳人麻痹自己,尤其是他在家乡未能找到湘灵之后,更是日日沉浸在温柔乡中。

据记载,白居易晚年除了妻子杨氏之外,还有家伎百人,可以说是非常“性福”了。

实际上,唐朝允许官员豢养家伎,但数量有限制,以白居易的级别,上百人是有点过分了,他最多只能豢养三名家伎,但他管不了那么多,他有钱就可以任性,朝廷也不会太放在心上。

更过分的是,白居易最喜欢年轻美貌的女子,十五岁以下的少女是他的最爱,十八岁的女子就要被他嫌弃了。

因此,每过一段时间,白居易都要将换一批家伎,将超过十八岁的女子放走,再收一批十五岁以下的女子。

十载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

久而久之,曾经那个上为国家下为黎民百姓的白居易不见了,世上从此多了一个放荡不羁的好色老头,很多人指责他太过荒唐,但他毫不在乎,因为他只有这样才能忘记初恋情人湘灵,以及人生中的诸多不如意。

在白居易豢养的家伎之中,名气最大的两个人当属樊素和小蛮了,她们是自湘灵之后白居易最喜爱的两个女子。

樊素有一张樱桃小嘴,非常善于唱歌;而小蛮的腰柔弱纤细如同杨柳,非常擅长跳舞。

白尚书(居易)姬人樊素善歌,妓人小蛮善舞,尝为诗曰: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

有了樊素和小蛮的陪伴,白居易的晚年生活多了许多乐趣,尤其是此二人还很有文采,更是让白居易难以割舍。

白居易六十多岁的时候中风了,导致他半身麻痹,走路都走不了,他便决定将当时只有二十出头的樊素和小蛮放走,让她们在容颜还未摧残的时候找个人嫁了。

为此,白居易特意将自己最心爱的一匹好马给卖了,并将得来的钱交给樊素和小蛮当做盘缠。

在离别之时,白居易对樊素和小蛮依依不舍,正当马车即将远去的时候,樊素和小蛮又折返回来了,原来她们也对白居易非常不舍,决定继续陪伴他、照顾他。

从这件事我们可以看出,白居易年轻时情场失意,但年老之后却很有女人缘,甚至在他半身不遂的时候,还有美女愿意陪伴在他左右。

就这样,樊素和小蛮在白居易身边又待了好几个年头,直到白居易六十八岁的时候,由于疾病加重以及俸禄被朝廷停了,他无法再继续豢养家伎了,就将包括樊素和小蛮在内的所有人给遣散了。

没有了樊素和小蛮陪伴,家中又没有美女相伴,白居易晚年的生活非常孤寂,他时常想念以前的快活日子,但终究只能在病痛中风烛残年。

病共乐天相伴住,春随樊子一时归。

白居易七十岁的时候,朝廷让白居易以刑部尚书的职务退休,并让他领取一半俸禄作为养老金,他的生活这才得以改善。

当时白居易居住在洛阳,因为身边没有美女相伴,他开始寄情山水,甚至掏钱开凿了龙门一带的石滩,只是为了让船可以通行,从而方便他出游。

在人生最后一年,白居易主要在洛阳的履道里第度过,与刘禹锡相互唱和,组织由文人组成的七老会,并笃信佛教,与僧侣为伍,过起了清心寡欲的生活,直到他七十四岁的时候去世。

三,值得一提的是,白居易之所以姬妾成群,除了是为了麻痹自己之外,其实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想要个儿子传宗接代。

据记载,白居易与妻子杨氏生育了二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但其中一儿一女早逝,另外一个女儿长大后婚姻不幸,丈夫早早去世,就返回白居易身边生活。

虽然白居易过继了哥哥白幼文之子白景受当养子,但他没有亲生儿子这件事,一直是他心中之痛。

或许是为了要个儿子,白居易从五十多岁的时候就开始疯狂造人了,他将大量年轻貌美的女子豢养起来,日日沉浸在温柔乡中,希望这些女子为自己生下一个儿子。

但是,由于白居易年纪实在太大了,他的愿望一直未能实现,包括他最宠爱的樊素和小蛮在内的任何一个女子,都没能生下一儿半女。

说起这件事的根源,其实还在于白居易早年为了跟湘灵在一起,结果在三十七岁的时候才结婚生子,等到他晚年再想要孩子的时候,年龄就成了大问题。

相比于白居易,更加可怜的湘灵,唐朝女子十三四岁结婚都是正常,但湘灵为了白居易竟然一生未婚,实在是个痴情女子,尤其难能可贵。

而在彻底失去湘灵之后,白居易内心的痛苦也达到顶点,这也导致他晚年将自己扎进女人堆里,以此来麻痹自己,但好在他遇到了樊素和小蛮,也算是一种安慰。

不过让人感到奇怪的是,白居易早年作为一个有远大抱负之人,对苦难中的国家和百姓有深深的责任感,尤其对诸如卖炭翁这样的底层人物充满同情心,到他晚年竟然因为感情和官场失意而过起了闲适生活,不再关心任何国事了,反而是安于享乐,将钱全部花在了豢养家伎这件事上,前后表现差距实在太大了。

究其原因,或许跟白居易崇尚“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理念有关,他认为自己只有在显达的时候才能为国家效力,但在他失意的时候,也只能替自己着想了,其他事跟他没关系。

总结一下:白居易晚年确实是个好色的老头,家中姬妾上百,并且毫无节制,完全没有一个以天下为己任之人该有的样子,但我们读完他的感情故事之后就会明白,他其实也有自己的痛苦和诸多不得已,并且这在封建时代也未必是什么大的过错,所以不用过于指摘。

白居易的晚年,何止好色?简直就是“海王”,家里的姬妾每三年换一批,并且只要超过18岁的统统不要。

提到白居易,大部分人都知道他是唐代三大诗人之一,有着“诗魔”和“诗王”之称,同时,他与诗人元稹之间维系一生的友情,也为后人所津津乐道。

但人都是有多面性的,白居易也同样如此,除了是一名著名诗人之外,白居易还是一个典型的浪荡公子,从他11岁遇到初恋湘灵开始,就开启了他多情的一生。

而到了他的晚年,更是将“放浪形骸”演绎到了极致,他的家里不仅姬妾众多,并且这些姬妾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年轻漂亮,没有一个超过十八岁的,因为超过十八的,都已经被换掉了。

那么说,白居易为何会在晚年如此放浪不羁呢?实际上,他的“好色”,其实正应了那句话,叫“我有多不正经,就有多深情”。

曾为情所伤的白居易

怀念那段美好的记忆,渴望时光能够倒流,即使你依然不属于我,正如每个男人心中都住着一个白月光一样,白居易也曾有过令他刻骨铭心的初恋。

白居易出生在一个根红苗正的干部家庭,他的祖上世代为官,只不过只是当一些基层的小官,到了他父亲白季庚这一代,由于立了功,因此在白居易两岁时,升任徐州别驾,这已经算是白家近几代人中官职最高的了。

童年时期的白居易,可以说是一个读书的好苗子,据记载,他不仅从小就十分聪明,并且还特别用功,读起书来那是相当刻苦,刻苦到什么程度呢?为了学习,嘴里生了疮,手上磨出了茧,小小年纪头发都花白一片。

白居易的刻苦,得益于良好的家庭教育,更得益于他母亲陈氏的严厉,但也是因为这种严厉,让情窦初开的白居易痛失所爱。

在白居易十几岁的时候,由于战乱,白居易的父亲白季庚不得不将妻子和儿子送往宿州符离,正是在符离生活的那段日子里,白居易遇到了一生的挚爱,他的初恋湘灵。

湘灵是白居易邻居家的女儿,年纪要比白居易小四岁,不仅人长得十分可爱,并且身上有一股属于乡村少女的那种天真活泼,同时还略通音律,唱起歌来音调也十分优美。

对于初来乍到的白居易来说,湘灵的出现,无疑是让他沉闷的读书生活出现了一抹亮色,因此两人不出意外的,就开始逐渐熟络起来。

而在熟络之后,少年的白居易更是深深地被湘灵身上那种质朴天真的性格所吸引,而作为少女的湘灵,同样也为温润如玉、出口成章的白居易所倾倒。

与日俱增之下,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也快速升温,终于,在白居易十九岁,湘灵十五岁那年,两人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一个翩翩少年,一个温柔少女,成为了你侬我侬的恋人。

那一段时光,应该是白居易一生中最快乐和最幸福的时刻,有道是情人眼中出西施,在白居易的眼里,他的湘灵,就如同天上的仙女一般。

“娉婷十五胜天仙,白日姮娥旱地莲。何处闲教鹦鹉语?碧纱窗下绣床前。”—白居易《邻女》

然而,正如所有的爱情故事里,都会有一个极为世俗的妈一样,白居易同样也遇到这种事情,他的母亲陈氏,在得知儿子陷入热恋中之后,果断迅速的出手进行了阻止。

白妈陈氏在没有嫁给白居易的父亲白季庚前,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大家闺秀,并且还是出身官宦的那种大家闺秀,陈氏的父亲是当时坊州鄜城县令陈润,家里也是世代为官,因此,陈氏自小就受到了很好的教育。

在这种教育环境和家庭环境成长起来的陈氏,对门阀观念极为看重,尤其是在婚姻上,更注重门当户对,因此,在这种原则的驱使下,她是绝对不会同意儿子白居易和一个乡野村姑在一起的。

当然,每一个少年都有叛逆的时期,当时的白居易也没有马上就按照母亲的指示离开湘灵,而是进行了相当剧烈的反抗,并言之凿凿的说非湘灵不娶,只不过,这种反抗,最终以陈氏强硬的带着白居易离开符离而宣告失败。

不过,陈氏的强硬,并没有让白居易知难而退,反而让他更加的思念湘灵,在离开的那段时间里,白居易创作出不少怀念湘灵的诗词,其中,一篇《长相思》更是将白居易对湘灵的思念展露的淋漓尽致。

九月西风兴,月冷霜华凝。思君秋夜长,一夜魂九升。

二月东风来,草坼花心开。思君春日迟,一日肠九回 。

妾住洛桥北,君住洛桥南。十五即相识,今年二十三。

有如女萝草,生在松之侧。蔓短枝苦高,萦回上不得。

人言人有愿,愿至天必成。愿作远方兽,步步比肩行。

愿作深山木,枝枝连理生。 —白居易《长相思》

带着这份思念,白居易离开了湘灵,期间,他曾多次请求母亲答应他和湘灵在一起,但均遭到了母亲的严厉拒绝。

贞元十六年(公元 800年),此时的白居易已经29岁,但他仍然是孑然一身,虽说在这一年里考中了进士,但心里始终还是放不下初恋湘灵,并且,湘灵也在苦苦的等着她的诗人哥哥能将她娶走,因此,在这一年,白居易趁着回符离小住的机会,再次向母亲提出与湘灵结婚的请求。

但这一次,门户观念极重的母亲,还是拒绝了白居易的请求,并且,在四年后,趁着白居易需要前往长安担任校书郎的机会,将全家迁走,还在临行前,坚持不让白居易和湘灵见最后一面。

这一次,白居易和湘灵的爱情算是基本上没什么希望了,白居易自己也知道,这一去山高路远,此生都不会和湘灵在一起了。

毕竟古时候的孝道要大于一切,白居易不可能,也不敢违背母亲的遗愿,也因此,他带着对湘灵的思念,踏上了前往长安的路途,而再次见到湘灵,已经是十几年之后的事情了。

元和十年,已然是44岁的白居易,因直言进谏遭到排挤,最终被贬往江州(今江西九江),在去往江州的路上,他带着自己的妻子(同僚杨汝士的妹妹),遇到了正在四处漂泊的湘灵,此时的湘灵,依然没有结婚。

这次见面,以相顾无言而结束,但白居易的心底再次泛起了波澜,但可惜的是,他此时已是人夫,再也没有机会给湘灵一个完整的爱情了。

数年后,白居易53岁,某次因事路过符离时,看到样貌大改的旧村落,又得知湘灵已经不知流落在何处后,这一段曾让白居易刻骨铭心的爱情,才算是画上了句点。

自此,两人江湖作别,终生再无相见。

逐渐开始放纵的白居易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在一夜之间,白居易可能是想开了,他开始转变,变得放纵,变得放浪不羁。

因此,在他的家里,貌美如花的姬妾越来越多,环肥燕瘦各种类型的都有,而这些姬妾共同的特征就是年轻漂亮。

由于白居易先后担任过不少地方的官员,在加上他名气也大,因此,他也就有不少好友,这些好友最喜欢的,就是去白居易家拜访他。

为什么呢?因为白居易家里的美姬多。

据记载,当时白居易只要在家见客,都会让自己的姬妾军团全部出来站成一排,任由客人挑选喜欢的,寻常人哪里见过这阵势?什么叫做乱花迷人眼,去老白家就知道了。

挑选完毕后,白居易就会和客人们一人搂一个或者几个,开始吟诗作对,喝酒谈天,什么?喝醉了怎么办?老白通常就会说“城外马滑霜浓人又少,不如就此休去”。

最后,在老白的盛情邀请下,客人们便在红袖温柔中,倒在软款醉乡里了。

“不得当年有,尤胜到老无。今夜还先醉,应须红袖扶”—白居易《对酒吟》

到了后来,白居易自己也越来越疯狂,家里的姬妾人数越来越多,并且,这些姬妾年龄还有直线下降的趋势,但在颜值上,却越来越高。

可能有人会有疑问,白居易这种行为,难道就没人管吗?事实上还真没人管,在当时,朝廷官员喝花酒十分正常,但凡手里稍有钱的,对此均趋之若鹜,因此,白居易的这种爱好,至少在当时无可厚非。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白居易的诗风,逐渐开始了转变,内容大多都是一些花天酒地之类。

比如,在当时,白居易和同僚们一起喝花酒后,各自带着姬妾就寝,但毕竟老白年事已高,身体跟不上,因此就在事后遭到了同僚们的取笑,为此,老白还写下了一首自嘲的诗。

“春黛双娥嫩,秋蓬两鬓侵。谋欢身太晚,恨老意弥深。薄解灯前舞,尤能酒后吟。花丛便不入,犹自未甘心。”—白居易《赠同座》

而为了找回面子,不再被同僚嘲笑,白居易在当时没少想办法,据说他有个同僚,叫做牛僧孺,是当时的宰相,白居易得知他有一个被称之为“钟乳”的秘方,能够大大改善和提高这方面的能力,因此,白居易不惜的拉下老脸,找到牛僧孺,让他送给自己一些“钟乳”。

不过,按照白居易关于此事所做的诗,这个“钟乳”他最终没有得到,可能是当时牛僧孺忙于党争,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总之老白是空手而回,为此,白居易还恨恨的写了一首诗。

“钟乳三千两,金钗十二行。妒他心似火,欺我鬓如霜。”—白居易《酬思黯戏赠》,注:思黯是牛僧孺的字。

到了后来,白居易自己也服老了,知道自己毕竟年龄在那儿放着,不可能会像年轻人一样,即便是有“钟乳”这样的秘方,自己的身体也受不了,因此,他的爱好就有了一些转变。

什么转变呢?当时的白居易,最喜欢的就是,在冬天暖阳中,脱掉衣服裸着身体,搭一个毛茸茸的真皮毯子,让家里貌美的姬妾围在他身边,捶腿的捶腿,捏肩的捏肩,软香环侧之际,无比的惬意。

用白居易自己的话来说,这就叫做“外物内心相会”,是一个旁人无法体会的自在境界。

除此之外,白居易还有一个爱好,叫做“怀拥少艾”,简单来说,就是喜欢那些年轻的少女,并且是越年轻越好。

之所以喜欢年轻的,白居易也是有他自己的道理的,在他看来,年轻意味着可塑性强,日后学习能力也高,毕竟白居易自己是一个大诗人,他可不像普通人那样随便弄几个庸脂俗粉到家里,他要的是拥有个各种才艺的姬妾。

因此,在他挑选姬妾时,除了年轻,还要歌喉要好,这样一来,他就能在家里好好的教导这些年轻的女子成为一个多才多艺的佳人了。

只不过,白居易当时还有个特别但又奇怪的规矩,就是家里的姬妾,只要到了十八岁,就会被换掉,因此,不少经他手培养出来的才艺佳人,最终都被别人买走享受了。

家财散尽、孤独终老的白居易

虽说美人儿环侧确实是一种享受,但是这是靠着金钱堆起来的,要知道在古代,买一个姬妾可不是相当不便宜,何况白居易还如此风流,因此,在折腾的几年后,白居易的那点积蓄和退休金,还是逐渐见底,他也濒临破产了。

到了开成四年(公元839年),白居易已经67岁,此时的他,家财几乎散尽,而那些年轻的女孩子,也逐一离他而去。

而当时始终守在他身边的,是一个叫做樊素的姬妾。

樊素是白居易十分宠爱的姬妾之一,她与另外一位姬妾小蛮,可以说是白居易的心头肉,著名的诗句“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就是形容这二人的风姿绰约。

据记载,樊素在很早的时候,就跟随白居易,前后大约有十年的时间,而到了白居易六十七岁的时候,一来是因为经济上的制约,二来是白居易自己身染疾病,因此,他就决定放樊素离开。

为了给樊素筹集遣散费,白居易不惜卖掉了自己最后一匹好马,把得来的钱财交给樊素,让她离开后嫁人,但当时的樊素也是情深义重,坚持不愿离开自己的这个旧主。

“素事主十年,巾栉之间,无违无失。今素貌虽陋,未至衰摧…..素之歌,亦可送主一杯。一旦双去,有去无回。故素将去,其辞也苦…..此人之情也,岂主君独无情哉?”—樊素《不能忘情吟》

但最终,考虑到自己年事已高,恐命不久矣,并且家中也极为贫困,已经没有能力继续让樊素留在身边。

最重要的是,当时的樊素,已经二十多岁,如果继续侍奉自己,那么将来自己去世之后,樊素的年龄恐怕嫁人都成问题,那样的话,就会耽误樊素一生。

还不如趁现在,趁樊素正值美貌,让她离自己而去,找一个好人家嫁了,这样将来自己的良心上,也会心安。

因此,最终白居易还是决定放樊素离去,主仆二人在离别的前一晚,一边哭一边喝酒,在离别的愁绪之下,度过的人生中最后一次温存。

“两枝杨柳小楼中,袅袅多年伴醉翁。明日放归归去后,世间应不要春风”—白居易《别柳枝》

在樊素离去数年后,白居易在孤独中度过了人生的最后阶段,此时的他,不断写诗,来纪念那些曾在他生命中,出现过的美丽精灵们。

会昌六年(公元846年)八月十四,白居易病逝于洛阳,享年75岁,在他死后,唐宣宗李忱为他上谥号为“文”,并赠尚书右仆射,将其葬于洛阳香山,至此,白居易结束了他前半生专情,后半生多情的一生。

小结:

白居易的晚年,确实姬妾成群,在他的家里,各种类型的年轻貌美女子比比皆是,而晚年的白居易也乐在其中,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白居易晚年时的多情,也是因为一生未得挚爱,并最终相忘于江湖后,他所刻意表现出来的放浪形骸和“好色”背后,是一个为情所伤的脆弱男人。

这句话说的过了,白居易可不是一个什么好色之徒,说他纳妾上百,更是胡说八道。他蓄养家伎是事实,数量也是有限的,这是和他所处时代风气有关,不能全怪白居易。

白居易出生于中小型官僚家庭,白居易初入仕途时他满怀美好愿望。但不幸的是,“牛李党争”,他也不能独善其身,直到晚年,他才终于放下了自己立下的宏志,过起了“悠然见南山”的安稳快乐生活。

唐朝在历史上是各方面开放的朝代,当时的上流社会,文人雅士大多时候与酒、色、才是有关联的。这种酒文化的形成,促进了歌伎的大量出现,而当,唐朝的官伎、军伎也很多,这些伎人多是在官员文人的筵席之上充当陪酒劝酒奉酒的角色。

伎是以歌舞为业的人,妓则是依靠卖淫为生的女子。在那个年代,伶人伎人的职业很平常,虽然低贱,但不可耻,只是生存所需而已。

所以有钱的高官在自己府中蓄养家伎也很正常,这种养伎主要是迎合社会风气,时髦。不一定是为了色欲。

白居易自然也不例外,他也有能力蓄养家伎,但这不能证明他就是贪官、色官。他养这些家伎也花自己的钱。这些钱全凭他的文才得来的。

据说他的好友元稹去世时,他为元稹撰写墓志铭,元家给他的润笔费就达六七十万钱。

白居易养家伎既迎合风气,也能让贫穷家伎有了生活之道,同时也能以歌舞娱乐,没有色情的成分。在唐代文人雅士,有钱有势的人,除妻妾之外,经常与歌舞歌伎往来,是很正常甚至是风雅之事。

好景不长,到了白居易63岁那年,由于生病等原因,他耗费了很多钱财,日子有点入不敷出了。最后,不得已他就把所畜养的家伎给遣散了。为此,后来他还写了《别柳枝》等诗,来怀念这些的家伎。

注:图片来自网络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微信/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文舒堂 文书堂 白居易晚年成了一个好色的老头,姬妾上百,是真的吗? http://www.seoak.cn/126.html

常见问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